终期於尽

「恋人啊,除了内心,无论何处,世界是不存在的」

啊....突然发现400fo了,那么来点梗吧!不打tag啦随缘,叶橙/快新限定,想看什么场景/桥段之类的都可以ー( ´ ▽ ` )ノ


结束了!

|快新|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东大生有特别的表白方式。

bgm:春の歌


我始终无法找到他们说的冬天结束的节点——又或者、春天开始的节点,比如和青梅不同学校的入学通知、又比如毕业旅行。或许可能是我杀死自己又重生的那一刻?但是你要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也就更不可能与春天相关联。所以,你是否愿意赐教?号称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先生。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1.

「你要不要喝新开那家面包房的拿铁?」

课本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工藤新一这会儿笔记本上字写得飞快,思考了两秒左手绕过本子去拿,几乎是盲打回复,眼睛还看着投影上的内容,右手写字一顿一顿的。

「美式」...


|快新| 将至

逝去的终将到来。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复健练习片段


你不该来。


怪盗的声音平板又正经,工藤新一难得地没有办法从那里面判断出情绪。他咧了咧嘴,喘着气开口:我来不来取决于我,不在你。

天空树345米的观景台此刻一片狼籍。一侧的玻璃碎了一地,夜风争先恐后地涌入,今晚没有月亮,星星倒是明晰,这么点光亮不足以让他看清对面那人的表情,不过可能也有些别的原因在——神经一旦放松,腰侧的伤口就开始叫嚣起来。现在几点了?凌晨三点、还是四点?

“呵,然后就把自己弄成这幅狼狈样?”


工藤不答话。不甘示弱地抬头直视对方。这会儿他正盘腿靠坐着,身体的大部分重量交给了身后的墙壁,手捂在...

|快柯| 昼间白日

结束与开始


>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怪盗顶着那张脸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话也跟他人一样讲得不清不楚,但谁让江户川——或者说工藤——晓得他没讲出来的是什么,最后一次交谈、帮忙、或者会面、哪个词都是对的。此刻他还能被叫「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但马上就不能了,很快工藤新一就要死去,而留江户川柯南独活。

“但这次我可什么都还没偷呢,也没准备偷。”怪盗笑嘻嘻地把玩着手上的扑克,兜帽在午后炙热的阳光下面落着灰蒙蒙的影子,是跟往常他们在月色里相会时不太一样的轮廓与线条,有点过于温和了。被这光下蒸腾的空气模糊了吧。少年推了推眼镜,居然有那么点不自在,蓦地回想起和他相同年纪的...

|快新|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01

attention:正剧。自己写来爽的,脑完就跑


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如在冬日海边捡到的花火残骸一般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bgm: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1.白い影

黑羽快斗慢慢悠悠推开玻璃门走进来,一面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哈欠。室内空调打得很足,对于开始入秋了的城市来说有那么点冷了的程度,咖啡的香味在这个空间里显得诱人又温暖,他眯起眼来很快锁定了不远处同事手里面包房的外带纸杯,而金色长发的女性抬起眼来跟他对上视线,挥了挥手打了招呼。

“啊,拿铁——我也要。”

他输给我的,...

|快新| 三重梦

“可是你瞧,”他垂眸,张开双臂的同时那些白色的精灵扑棱棱地拍着翅膀凭空出现,冲进霓虹闪烁的夜空,就像很多很多次他的出场那样。只是一个响指的时间,礼服礼帽随着散开去的烟雾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穿着深灰卫衣的人几乎融化在夜色里,“你瞧,我在这世界里无所不能,却独独叫不醒你。”

他抬起头来,这下工藤看见他的眼睛了,没有单片眼镜,看得清清楚楚,像透亮美丽的苍蓝色宝石。那是当然啊,工藤想,那是、那可是——


他的宿敌、伙伴、搭档——黑羽快斗笑起来,在工藤反应过来之前从半人高的栏杆上一跃而下,于是他陷入一个带着夏日晚风味道的怀抱,熟悉的嗓音像那些鸟儿一样在耳边掠过。


你什么时候醒来?我亲爱的侦探...

|快新| 天亮之前

bgm:Summer's Over

Attention:我流共同战线+新和志初始立场互换前提


黑羽快斗第一次见到那个青年是在三月。


说实话是个实打实的意外。他自认伪装做得周全,别说是二课那帮天天被他耍的警察,就算是白马探在场,只要没有直接面对面接触他就有那个自信不露出马脚。但偏偏那个看起来跟他易容之下的面孔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年如此笃定,端着的红酒杯轻轻摇晃,在灯光下泛出温润的色泽。

“您说笑了。”他往下压了压警帽,示意对方自己手上的表,摆出来个局促的笑,“您瞧,离预告时间也不远了。我一会儿还得好好看住这个入口以免怪盗基德逃走呢。...

|快柯| 春日依旧如期而至

第十年的心照不宣


黑羽快斗/江户川柯南

成长快柯,大家都知道黑羽快斗要求婚,但没人知道他俩其实还没交往

bgm:呼吸-mol74


1.

这是冬季里难得的晴暖天了。

前天下的大雪化得没剩多少,道路上还湿漉漉的,残雪和泥和在一起,大概是所有热爱干净的女孩子们都不会喜欢的日子。吉田步美特意提早时间出门,从地铁站一路走过来都小心翼翼,还是不免让靴子遭了殃。到最后远远瞧见目的地那儿的人群,索性叹口气跑起来。


“啊,步美!这儿!”

圆谷光彦踮了脚朝她招手,春季开学就要高二的男孩子本就身型颀长,又确实是站在一开始约好的那个邮筒旁边,来这么一出好认极了。小姑娘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

|快新| 午夜凋零

我将与秘密河。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有一点3/4组,大概算是个非常规大学生恋爱故事

bgm:Lights Frightened The Captain


1. 

工藤新一醒的时候天还蒙蒙亮,有好似是时钟的嘀嗒声有节奏地响,他一瞬间想到客厅里那座上了年纪的老钟,在黑暗里躺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宿舍呢,那分明是枕边的手表。于是他记起来自己会早起的理由,磨磨蹭蹭坐起身子,从枕头下面摸出来手机关掉还没响的闹钟,隔着遮光帘去拍旁边头脚相连的床铺的铁栏杆。

黑羽,黑羽。

他压低了声音叫了会儿都没什么反应,想想还有...

可能我很多年以后会再提起那一晚,提起宿舍楼底到点就锁上的大门,提起学校后面刚好够一人钻过的栏杆,提起凌晨两点空无一人的街道,提起那家很小很小的酒吧的热巧与炸鸡,或者提起宿管阿姨“这么晚了怎么还要出去”的质问,就像任何一个人提起一次青春期的不安分经历一样。

但、我也并不知道到那时候,我能不能像叙述这些一样安静地或者无所谓地说起那场零比三的落败,像叙述曾经的任何一场失利。

1 / 6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