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恋人啊,除了内心,无论何处,世界是不存在的」

|快新|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01

attention:正剧。自己写来爽的,脑完就跑



冬の海で拾った花火の殻のよう

如在冬日海边捡到的花火残骸一般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bgm:It’s Dark, It’s Cold, It’s Winter

 

 

1.白い影

黑羽快斗慢慢悠悠推开玻璃门走进来,一面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哈欠。室内空调打得很足,对于开始入秋了的城市来说有那么点冷了的程度,咖啡的香味在这个空间里显得诱人又温暖,他眯起眼来很快锁定了不远处同事手里面包房的外带纸杯,而金色长发的女性抬起眼来跟他对上视线,挥了挥手打了招呼。

“啊,拿铁——我也要。”

他输给我的,你要喝自己到休息室倒去。靠坐在别人桌上的Ashley Clark笑嘻嘻的,毫不客气指指这个位子的主人,后者举起手里报纸上的填字游戏示意黑羽他们的打赌内容。Clark心满意足:“现在赌的明天份的咖啡,你来不来?”

和一个语言学家比填字速度,你很有胆量啊!黑羽作出评论,坐着不发一语的Mick Miller措不及防被他夸张地拍了肩,翻了个白眼,有着典型东欧长相的青年面无表情地出言还击:“休假刚回来就一副萎靡的样子,看样子日子过得很滋润?”

“开心,一个人窝沙发里看魔术节目都没人管死活,可开心了。”

他耸耸肩,跨了几步走到自己的位子前面,陷进转椅里脚一蹬地转了圈,脸朝向两位同事的方向:你们怎么还不开始?我等着观战呢。

 

 

若是让黑羽快斗来评价的话,这整一个小组都不算什么正常人。但其实扩大点去,FBI的行为分析组恐怕没几个小组有正常人,他自己当然也不是。

冲进嫌疑人藏身的地下仓库的时候,黑羽好歹还留了点拖延时间等待后援的念头,只不过发展实在有些超出预期。照理说一切都进行得顺利,他们在第四具遗体出现之前锁定了连环杀人犯的真身,而此刻被抵在失踪少年脑袋上的枪被移开,神情悲怆的中年男人眼看就能在他的循循善诱下投降。

“现在——放下枪好吗,我们来谈谈。你看,我这就把我的配枪放下——”

变故突生,连武器都舍弃了的男人把人质往旁边一推、从后腰摸出把刀来,堪堪擦着他脖颈脆弱的皮肤而过。好在早年的经历带给黑羽聪明的战斗方式,下一击到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应对,而踩着年久失修的铁制楼梯盘旋而下的脚步声也证明了后援的到来,Clark的声音从耳机和头顶一起响起——

枪声掩盖了一切。

那男人的身体缓缓倒下去,黑羽不可置信看见几步开外那16岁的少年满脸泪痕,举枪的手还在抖。

 


事实是年轻的高级特别探员只是受了轻伤,具体来说也就是左肩扭伤和零星的刀伤而已,结果却被半强迫地休了一礼拜的假。那会儿黑羽着实想要反驳,却被Clark笑着用不容拒绝地力道拦着肩往办公室外推:“好啦,你就安安心心休息这一个礼拜。过两天不是刚好有你喜欢的魔术师的巡回演出?在旧金山是吧?”

“……喂,不至于吧。”他微微屈膝一晃不留痕迹地挣脱年长女性的“禁锢”,往后跨一步隔着那么点距离瞧她,眯起眼,但在笑。

 

像——狡猾又危险的狐狸。Clark这么想着,换下去那副笑脸,神情却反而柔和下来,就这么打量着这位后起之秀。说到底BAU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能在这工作的哪里有平庸之辈?寡言少语的黑客Mick Miller没被招揽前可是被联邦视为心头大患,组长Adam Harris来自S.W.A.T,而她自己,在语言学的领域有着绝对的自信。

但黑羽快斗不一样。

捉摸不透。她很少用这样的词汇来形容自己人,小组成立之初部门主管领来这个年轻的医学博士的时候她就这么觉得,如今共事两年这感觉依旧没有减少。有什么笼着他,轻飘飘的,很多时候——比如此时此刻,她像看着一张毫无瑕疵的假面,底下是不可名状的幻影。

“……你总会遇到这种事的。这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你明白吗?我是说,你不可能算好一切。我们救出的那个孩子他没受大伤,最多一个礼拜就可以出院回家,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

这会儿是夜晚了,这层大部分员工都已经下班了的时间点,电梯间的灯光本就是暖色系,现在关掉了一半,把他们两个人笼进昏黄的光里,脚下拖着长长的影子。黑羽咽了咽口水,还是觉得口干舌燥,也许是秋天了的缘故吧。

沉默半晌青年最终还是妥协,耸下肩来,插着风衣口袋低下头去看自己脚尖:“我知道。”

“他后面会被强制进行心理治疗?”

“是。”

“不是什么开心的事呢。”黑羽抬起头来笑笑——大抵是笑吧,他过长的头发打下一片阴影,表情模糊不清。Clark没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没什么,我走啦!你写完报告也早点下班咯!”黑羽朝她招招手,电梯门适时地打开,“叮”地一声唤回Clark的注意,没等她再说什么黑发的亚洲青年就闪了进去,用日语跟她笑着道晚安。

“……晚安。”她沉默一秒,也勾起嘴角回话道。

 

 

时间回到一个礼拜以后,Clark瞧着放松靠在转椅上的黑羽快斗,丝毫不觉得他与那个夜晚的人有半分相似。那场小小的谈话恍惚让她看到了一瞬真实的青年的影子,却又很快随着关上的电梯门和明朗的笑容消失不见,一切好像从未发生。

“16秒,Miller你很可以啊怪不得敢挑战Clark的专长!”他装模作样撇撇嘴,按下手机屏幕上秒表的暂停键,朝后者挥挥,挑挑眉。

“别得意太早。”她眨眨眼。

而在他们分出胜负之前,三个一起震动起来的手机宣告了休息时间的结束,组长Adam Harris面无表情从外面推门进来,脚步不停地前往会议室,一边朝他们扬了扬手里的资料:“来任务了。”

三个人起身,Clark拖在了最后面,张张嘴,还是叫了黑羽快斗的名字。

 

“怎么了?”对方微笑着回头看他,边走边双手枕在脑后,哪里有精英的架势。

 

“你透过那孩子,看见了谁的影子?”

 


他停下脚步,放下了手。微笑消失了。

 

“一个旧友。而已。”



评论(9)
热度(23)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