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恋人啊,除了内心,无论何处,世界是不存在的」

|全职|叶橙相关|Fin| Young and beautiful

灵能者parowww期中考考完我终于能回来了【。灵能者苏沐橙和(灵能者?)叶神

叶神的身份……你猜呀?【你

建议bgmThe Stand 循环着这首写完的!超合适!!!

 【顺便偷偷摸摸爱特@十六木间_ 【掩面】 

 

 

>>  

传说,凡人不得直呼神明姓名。

 

 

>> 

苏沐橙手扶在泛着光的铜质门把手上,轻轻地按了下去,细不可闻的铃铛声伴随着轻微的“卡擦”的碎裂声,晚间的喧嚣被风迎面送来。眼见叶秋就在前面的走廊里靠着窗,红光在手指间忽隐忽灭,背景里一片灯红酒绿。

“结束了?“他挑挑眉——又或许他并没有那么做,没有灯光的走廊里什么也看不太清晰。

“嗯。“苏沐橙挤出一个笑脸,跨过几步接过他手里还热着的拿铁,把风衣拢了拢, “不知道是谁吸引过来亡灵而已,不过我估计多半是罗辑自己——他那体质你知道的,要不然学校这种地方哪里来那么多脏东西,他能平安活过这二十年还真不容易。”

她耸耸肩,表示了不在意,“冷死我了,早知道多穿点了。”

 

"就知道爱漂亮,现在后悔了吧?”

叶秋笑了笑,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帮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姑娘围上。

 

解决这个委托的耗时比预计的长了些,晚饭估计是得和夜宵并一顿了,不过好在两个人都不是怎么在意这种事的家伙。从学校后面偷偷溜出去也并没有花上多少时间,来的时候是混在放学的学生堆里进来的,不过其他出路自然也是找在校生罗辑了解了个遍。

对面就有几家小吃店,生意兴隆,路口的烧烤摊那里刚好有个桌子空出来。叶秋快步走过去,向苏沐橙招招手。

“吃什么?“

“你看着点,我反正又不挑食。“

两个人的对话永远言简意赅,叶秋也不含糊,叫来老板随便点了几个,一会儿就拿来了,满满当当一桌,点餐的时候还被建议来几罐啤酒,被叶秋严肃否决,看着苏沐橙在一旁偷乐。

 

他们倒是很久没有这么一起忙里偷闲过了,叶秋经常不打声招呼就消失不见去执行些奇奇怪怪的委托,不过苏沐橙早就习惯了,反正他最晚也没有超过两个礼拜,而且那次当中还托一叶之秋来捎过信——那个时候一叶之秋还是他的式神,令无数人羡慕又嫉妒的貔貅。

很早之前两个人也是像现在这样,隔三差五到自家楼下的小吃摊上改善伙食,直到老板娘连问都不问就知道他们大概会点什么。边吃边聊天总是不知不觉就拉长了时间,苏沐橙说些学校里的趣闻,叶秋在一旁适时地点头发表评论。

 

直到后来两个人都成为正式登记的可以接受委托的灵能者。

叶秋这个名字在业界太出名了,所以他接到哪里来的委托其实都不用太过惊讶,而且他总给人安心的感觉,好像跟在他身后就可以无所顾忌,因为你前面的那个人无所不能。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

 

苏沐橙看着眼前的人,笑起来,像看到了指引自己前进的光。

 

 

>> 

叶秋又出门了。

 

深秋里好像人都没了什么干劲,苏沐橙推掉了些无趣的委托信,持续了整个人都窝在沙发里的状态看了整整有一个礼拜的电视剧,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来来回回看了三遍,直到连偶尔路过的陈果都可以说出当前的那一幕来自于第几集。

陈果稍稍有些看不下去,带着些怒气说等叶秋回来好好训他一顿,停他一个礼拜的烟。

倒是苏沐橙笑了起来,安慰陈果说果果别生气啦,又不是第一次,估计他也快回来了吧。

 

但这一等等了有一个月。

这样的状况的确并不常见,这一个月间她们并没有听说有什么棘手的委托出现,加之到目前为止兴欣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她们和叶秋断了联系。

叶秋从来是不带手机的,所以很多联系都是靠着苏沐橙来进行,而不和苏沐橙一起出委托的时候则是靠她的式神沐雨橙风——一只白乌鸦,前提是她找得到叶秋。

兴欣内部的气氛有些压抑,该开玩笑还是开玩笑,该丢下限也还是丢,不过连魏琛和方锐也难得的话少了起来,有时候话扯到一半没人接口,也打着哈哈就过去了。

 

说到这事的时候苏沐橙脸色也难得有些许的担忧,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转眼又像平常那样笑得眉眼弯弯。

 

“别担心啦,他可是叶秋呀。”

他可是叶秋啊。

 

这么一想好像所有人都安心了一些,这句话简直就像是起到了强心针一般的作用,光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他们心安。

这样多少也有些自欺欺人的味道,但没人说破。苏沐橙心里的不安感反而更加剧了些。

没事的,她告诉自己。

 

冬季悄无声息地到来了。

H市并不常下雪——或者说几年都难得见一次雪景,冬天的标志仅仅剩下凛冽地呼啸着的风,它从一切可能的缝隙里钻进来将人包裹,宣告着这一个季节的到来。

苏沐橙像往常一样起得很晚,兴欣根本没有作息这种东西,在午餐时间之前自然是没人会来叫人起床的,有时候就算到了午餐时间也不会有人来——如果是只有方锐魏琛这种人在的话。

而这天连他们两个人也不在,唯一留守的老板娘在自家女神的门口踌躇了半晌还是没敢敲门,只得先把苏沐橙那份外卖先保温起来。

 

午后两点的时候苏沐橙顶着散乱的头发出现在了客厅,然后“卡擦”的破裂声很适时地响起——用来保护这栋房子的“场”被人为破坏,再然后一个花花绿绿的身影从窗口翻了进来。

 

“……”

“……哟,苏姑娘刚起?”

 

“下次,”苏沐橙面不改色的接过陈果递过来还热着的咖啡,忽略掉对方因为愤怒而出现得手抖,“记得从正门进来。”

陈果强压下要发怒的冲动,挑了挑眉,对君莫笑开口道:“你家主人呢?”

君莫笑——那是只来自青丘的白狐,虽然从外表来看完全不符合——恍然大悟般“哦——”了声,喃喃自语说差点忘了正事,然后终于是端正了一下态度面向苏沐橙,

 

“我不知道。”他耸耸肩。

 

陈果差点就把手边的杯子丢过去。

“我不知道。”他又重复了一边,没有用平日里那般嘲讽的表情,认真地看向苏沐橙,眼睛里平静而不起波澜。

“但他让我告诉你,”

 

“‘别担心。’他说。“

 

那是叶秋迟迟未归的第一个月又零6天。

 

 

>> 

H市迎来了一场第一场雪。

 

天空灰蒙蒙一片,云层又厚又重遮掩着天幕,反映在都市高楼擦得发亮的玻璃上,给人难过的压抑感。雪又下的不大,没办法积起来的那种程度,倒是让地面都湿湿嗒嗒的让人讨厌。

 

这种天气里人都没什么干劲,早上九点的时候苏沐橙从被窝里钻出来看到天还是刚蒙蒙亮的感觉,于是她又不想起了。

 

她很奇怪的想起来一些很早以前的事,那些片段在睡梦里忽的闪现,然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是她决定以后睡前还是再来一些可以来帮助睡眠的东西,比如牛奶——或者薰衣草奶茶也不错。

好像以前的确是有过这样的习惯,一开始是苏沐秋惯的,后来就变成了叶秋给她热牛奶,结果大学一住校这习惯就没有保留下来。

——结果还是又想到了以前的事。

 

苏沐橙觉得头有点疼,更加坚定了再躺会儿的信念,裹了裹被子把自己包包好,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那些事情好像已经是很遥远了,实际大概也有十年那么远,但她自认为记性还算不错,可是想破了脑袋有些东西还是想不起来。

——比如,第一次见到叶秋的时候。

 

她一直肯定的是苏沐秋将那个比要小些的少年带回来的那天并不是她和叶秋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更早的时候,她就已经见过他了。即使想不起来时间也记不得地点,她还是那么无端的肯定,她认识叶秋。

后来她向叶秋提起来,结果那人依旧是懒懒散散的模样,带着些嘲讽的语气说“哟真不愧是我家妹子做梦都梦的见我。“

——然后话题就被带过去了,不留痕迹的。

 

这时候有人敲房门,苏沐橙有些懊恼地起了,看了看电子钟也不过是九点半。她叫了声“来啦——“飞快地套上外套,然后听到门外是唐柔的声音。

“其实只是想来看看你起了没而已。“唐柔明显已经洗漱完毕,换上了外出的衣服,”果果一会儿要去商场,一起来吗?“

“不去了吧,”苏沐橙倚在门框上想了想,“这么冷的天不太想出门啊。”

 

“那样的话……今天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啊?老魏要和老朋友聚聚,方锐带着小乔他们执行委托去了……没问题吗?”

 

“没关系呀。”苏沐橙笑起来。

“告诉果果不用管我啦。”

 

于是午后客厅里只剩下苏沐橙一个人,她反而兴致勃勃地泡了红茶,拿了三个杯子和小碟子——本来的准备是拉上沐雨橙风和君莫笑一起,但白狐狸一早就不知道跑哪逍遥去了,而沐雨橙风她泡完茶才想起来被自己叫去给烟雨那边送东西了。

所以其实还是一个人。

 

但偏偏就是这天,这个下午,在她难得的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人敲门。

——那是叶秋迟迟未归的第一个月零十一天,那人安定地站在兴欣门口抽烟,好像自己只是外出了一天。

 

 

“叶秋。”

 

 

 

>>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喝茶,苏沐橙拿了些小点心装了盘。看上去像模像样。

 

谁都没有提到叶秋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的事,他只是搓搓手说杭州怎么也这么冷了这不科学啊,然后苏沐橙递过去一杯红茶说外面当然冷啦,空调房间里呆会儿就好了。

雪又开始下,有些飘到窗玻璃上,化成小水滴。

 

 

沉默了一会儿,开口的是叶秋。

 

“今天晚上圣诞夜,不出去玩吗?”他说。

 

苏沐橙愣了愣,掏出手机来看了日期才发现明天的的确确就是圣诞节了,于是她转头看着叶秋,笑得有点让人一看就知道她一定在心里打些小算盘。

“你陪我就去呀?”

 

但这次叶秋却是难得地没有推脱,挠了挠头说好,反而让苏沐橙有些吃惊。

 

“不反悔?”

 

“不反悔。”

 

四五点钟的时候叶秋就和苏沐橙一起出了门,这时候兴欣的大家倒是都还没回来。他们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就去了以前常去的冰激凌店,旁边就是条商业街。

 

苏沐橙心里的不安没有减少。

她觉得那种感觉很奇怪,大概不应该说是不安,而是担心——这本不该出现在眼前的人身上。

——她觉得,他大概会离开了。

 

 

这种感觉不太切实际,可是就让人没来由的心慌。明明叶秋是她最亲近的人,明明他们一起了十多年,明明他们清楚对方的一切甚于自己。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她想起来,苏沐秋带回那个少年的时候是和现在完全不同的盛夏,蝉鸣噪杂得令人烦躁,看向远处的路面的时候会看见蒸腾的热气扭曲了景物。天空晴朗没有多余的棉花团。

少年站在门口向她打招呼,“我是叶秋,请多指教啦,苏沐橙。“

 

他叫的是苏沐橙,而不是“苏沐秋的妹妹“,或者别的什么。他只是叫了她的名字,笑容温和彬彬有礼。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认识这个人呢。

不是在那个下午,大概也不是夏天,也不是“叶秋”。

而是——

 

 

华灯初上,走在前面的人身影挺拔,微微昂着头,嘴里叼着烟,红光忽隐忽灭在纷繁的背景里看不清。

她暮地停住脚步,有些事突然涌了上来,补足了故事最最开始缺失的那部分。

——而是在更早之前,某个冬日里温暖的午后,她在自家房子后面小小的的园子里,初遇了外貌一样稚嫩的神灵。

 

她问你是谁?

坐在树枝上晃荡着两条腿的少年笑起来张了张嘴,吐出几个音节,她记得那该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她抓住前面那个人的衣角,紧紧地拽着,不顾那人惊讶的神情,

她说——

 

 

>> 

她轻轻地唤着那个名字,“叶修。”

 

 

end.

评论(17)
热度(47)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