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恋人啊,除了内心,无论何处,世界是不存在的」

|全职|叶橙相关|Fin| 终年旧游

> 区统考这礼拜刚考完!终于又可以摸鱼惹w(bu

> 想写个安静些的故事QVQ但好像……失败了QVQ边写边循环了盛夏的果实,安安静静的旋律和嗓音,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拿这个当背景bgm

> 是个he!真的!

 

>> 

我曾以为我是喜欢你的。

 

>> 

飞机在平和的气流中缓缓降落在苏黎世。

 

七月中旬的时节,大半个中国都接受着烈日的烘烤,中国版图在天气预报里显示出来是红彤彤一片,不用看具体温度就能想象到室外逼人的热浪,结果也不过是上个飞机再出来的功夫,不少人就被迎面而来清爽的空气惊得一哆嗦。

苏沐橙一脸“我好有先见之明”的表情戴上墨镜,国家队的长袖外套拉链没拉,被风灌满有些飘。她慢悠悠地跟在队伍最后面,旁边殿后的叶修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哈欠连篇,任由女生踮起脚来套上太阳眼镜。 

他把队服搭在手臂上,正装的衬衫尺寸正好,让苏沐橙一瞬间觉得他还是个可塑之才,当然前提是如果好好修一修边幅的话。

 

他们一行人走过长长的通道,阳光在宽大的玻璃面上发生折射,室内也是明晃晃的一片,光线柔和而充足。十来个人停在尽头,叶修站在当中拍了拍手——还颇有些作为领队的威严感——做解散前的集合讲话。 

苏沐橙站在外围,叶修的声音不太响听不太清,耳边还响着室外飞机降落起飞的巨大轰鸣, 导致她只听见了最后一句。日后有很多年她回忆起那段令人骄傲而热血澎湃的日子,想起的都是明亮的光里那个人的笑——有点志在必得的自信的意味,而且、有点贱。 

 

那样子的气氛伴着并没有开得很足的冷气氤氲而升,轻轻地在心里面挠——也并不是紧张或者害怕这种赛前该有的任何一种情绪,倒不如说带着些期待的味道,顺着血管流遍全身。让她记起来她在真正决定好要加入嘉世战队之前,第一赛季末的时候,在现场看完了嘉世和皇风的决赛第二回合。那个时候她还未曾想过有一日,她将带着那张名为「沐雨橙风」的枪炮师账号卡站在叶修的身边,替他的一叶之秋扫平挡路的一切障碍。 

就像她也不曾想到,如今他们会获得这么多的关注、并且以“中国电子竞技荣耀国家队”的名义站上世界的舞台——明明很多年以前,“电子竞技”在很多很多人眼里甚至算得上不务正业。 

“嘿小伙子们和姑娘们,”叶修总是很轻易地带走她的目光,他眯起眼,像极了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我们的称霸世界之旅,现在,开始啦。”

 

 > >  

中国队第一场对上瑞士,东道主。 

瑞士的国内联赛水准在欧洲算不上一流,第一场比赛赢得漂亮些也好鼓舞士气。战术在来苏黎世之前就已经布置好,比赛前一天叶修也没有要大家加训的意思,甚至还提早解散了队内会议,放任一群年轻气盛的家伙出去浪,于是没一分钟训练室里的人就散了个精光。

等他把东西累整齐塞进包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苏沐橙靠在旁边的墙上,百般无聊地玩自己微卷的发梢。 

 

“晚饭吃什么?” 叶修略略有那么一瞬的惊讶,尔后很自然地锁了门走在前面。 

“不想吃食堂……都是些通心粉啊面啊面包之类的东西,吃不惯。”苏沐橙撇撇嘴,跟在后面。 

“后街那家中餐馆?看起来还不错……至少应该比食堂强。”叶修说。

 “行啦——只要不是西餐什么都好!”苏沐橙答。

 

通道里暗了许久的声控灯随着两个人的脚步响起来,温和又柔软的黄色笼起两个人的影子。叶修边走边把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白色体恤,苏沐橙看着他的动作微微有些出神。从很早以前开始她就觉得那个家伙其实还是有不错的底子,不管是看起来比一般女孩还要白上一些的皮肤还是在宅男里算得上“苗条”的身材,就算是有那么一点点肉的肚腩也很好地被宽松的汗衫掩盖,也不怪那么多女孩子冲着他喊男神。

她看着那个背影一点点长高,肩一点点变得看起来有些宽大,但不管怎么样看就是觉得有那么点……弱不禁风的感觉。

 

这么一想她就被自己逗得笑起来。很明显的带着主观情感的评价,也有可能是最近乱七八糟的剧看多了的缘故,不知道告诉楚云秀的话会不会得到满屏的哈哈哈和一个“我不知道该说你什么了”的眼神。

叶修有一点点奇怪地转身看她,一脸的状况外。“发什么神经呢?”

“不,什么都没有w”

“怎么看都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好吗。”

“……想知道?”

“……不,突然不是那么想了。”

 

“切~——”苏沐橙拖长了音调,故意地蹦跶起来,不算太高的跟踩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响,灯光紧跟着亮起来拉长了她的影子,融入进周旁的暗色里。

“噗。”叶修笑。

“干嘛?”苏沐橙斜眼看他。

“不,”叶修居然笑得也有些以牙还牙的得意,“什么也没有。”

 

他们的对话有点像在斗嘴,但大概又不是那样。苏沐橙有些似笑非笑地凑上来挽着叶修的手臂,从苏沐橙真正变成个大姑娘开始他们之间就很少再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仅凭这个动作叶修也可以判断出来她此刻心情愉悦,于是也任由她去了。

——大概并不是最近被推荐了太多烂俗的剧的缘故。

眼前那个人总是一个人走在前面,脚步不紧不慢,明明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却会在你觉得跟不上的时候停下步子来。他背负的很多,要考虑的也很多。

所以跟上他吧,站在他旁边,和他看一样的风景。

 

——我曾以为我喜欢你是帮你用炮火开路;

但现在我想,我爱你是帮你扛起一个兴欣。

  

>> 

16岁的苏沐橙最讨厌的人是也不过才19岁的叶修,当然,最喜欢的也是。

她讨厌那个只不过比自己大了那么几年的家伙总是以一副长者的模样自居,明明那一点点的差距三根手指头就数的过来。

为什么、不能稍稍地也依靠她一点点呢?

 

他们在嘉世旁边租了房子,一条街的距离,前几个月还是陶轩资助的。洗的边缘有些发白的粉红色带花的窗帘、边缘光滑发亮的木质书柜、踩上去偶尔会有吱呀轻响的复合地板、窗明几净的小卧室、满到快溢出来的“家“的味道。叶修是唯一一个不住宿舍的队员,但所有人也都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只不过有时候他忙到太晚毫无自觉地睡在了训练室电脑前,第二天绝对会收到苏沐橙充满“关切”的“问候”。

那些事情苏沐橙在心里记的清清楚楚,一笔一划全都记在叶修的账上,等着哪一天找他一起算清。

——而那一天来的不是太晚。

 

深冬、新年、在傍晚终于落下的雨夹雪。

叶修终于在将近12点的时候现身,迎接他的是满屋子的黑暗和裹着毯子把自己塞进沙发怎么也不理睬他的女孩子。屋子里甚至没开暖气,刚进门差点以为没人吓得直接跑进来的叶修鞋都没穿,隔着软软的面料凉意直窜。

“……怎么啦,”叶修对着这姑娘也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蹲下来揉了揉苏沐橙柔软的头发,语气也不自觉地温和下来,“要着凉的啊你这样,还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没有。”苏沐橙的声音蒙蒙的。

 

叶修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说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但苏沐橙在他印象里一直是乖乖女的形象,所以可想而知他哄女孩子的经验无限趋近于零。他挠了挠头,眉头不自觉地有些皱,恍然想到自己带回来的东西。

“啊对了——我有带蛋糕回来,虽然现在有点晚了但不过好歹是元旦……呃,一起吃一点吗?”

没反应。

“是不是生病了?”

没反应。

“呃还是说生我气了?”

没反应。

“不会真是生气了吧?!”

依旧没反应。

“不好意思啦在搞上场比赛的分析一时没注意睡着了……下次不会这样了原谅我?”

 

叶修没料到女孩子就这么掀掉毯子坐起来,仅仅借着门关处那里一盏小小的灯的微弱光亮他只能看到苏沐橙脸上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居然、哭了?

“你总是这样!!”

苏沐橙冲着眼前的人吼,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甚至说不出她的怒气从何而来,“你总是这样……”

第二句话出口气势就弱了不少,其实吼第一句的时候她突然就有些后悔,说不清道不明,就像那情绪来得也不明不白。但这么一犹豫本来还打转的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湿漉漉的,这势头她再也抑制不住,抽泣的声音渐渐变大,最终演变成了嚎啕大哭。

叶修被吓到愣了半晌,终于在苏沐橙大哭起来的时候有了反应,安抚性地想拍拍她的背,结果动作僵了僵,最后变成了一个带着雨水气息拥抱。

 

安静的房间里指针滴滴答答的声音被蒙在布料里的抽泣声掩盖,窗缝里冬风的呼啸声不甘示弱地参合了一脚。此刻窗外终于是大雪纷飞,大片大片鹅毛般柔软的雪花悉悉索索地落下,无声地融化在夜色里。

“……对不起。”青年张了张嘴,声音低低的,熟悉得不行的声色。

 

那大概是她漫长的关于叶修的记忆的真正开端,夜晚里点缀了雪白与灯的光亮,开始于没来由的争吵,结束于一样没来由的拥抱。很久以后她都记得那种烟草和水混合在一起的湿沉空气的味道,却又是温暖的气息,让人想去牢牢地抱紧再不放开。

 

>> 

中国队能走到决赛可以说是一路磕磕绊绊。但无论如何如今他们就站在这个舞台上,面对最后一个对手的挑战。

没有人想输。

站在选手通道里的时候一群人都没有安定下来的意思,场馆里闹腾的声音隔着门都听得清晰,现场解说的两个瑞士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引来一阵欢呼,尔后主办方为了决赛特地请来的中国解说的声音终于让众人感受到不少亲切感。

 

“……现在,我们就在这里见证王者的诞生!”

叶修终于有了个正形,他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受到了隔着好几个人的黄少天的噪音攻击x1。苏沐橙没忍住跟着笑起来,结果却见叶修回过头看向她的方向。

“让我们欢迎——”

他做了个口型,不用思考,苏沐橙一瞬间就明白他想说什么。

“中国队!”

场馆里的灯光一时间亮了眼,皮肤暴露在整耳欲聋的欢呼当中,每一处的血管都在此刻叫嚣着准备迎接一场不留遗憾的战斗。

——此刻他们就在这里。

 

她如今足够优秀,优秀到站在他身边,埋在心底的种子早已枝繁叶茂,长成参天大树为他撒下一片阴凉。苏沐橙暗暗地重复了一遍叶修的口型,嘴角有些翘,眼里笑意盎然。

“加油。”她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说。

 

—end——

评论(26)
热度(88)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