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恋人啊,除了内心,无论何处,世界是不存在的」

|快新| 天亮之前

bgm:Summer's Over

Attention:我流共同战线+新和志初始立场互换前提

  

  

黑羽快斗第一次见到那个青年是在三月。


说实话是个实打实的意外。他自认伪装做得周全,别说是二课那帮天天被他耍的警察,就算是白马探在场,只要没有直接面对面接触他就有那个自信不露出马脚。但偏偏那个看起来跟他易容之下的面孔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年如此笃定,端着的红酒杯轻轻摇晃,在灯光下泛出温润的色泽。

“您说笑了。”他往下压了压警帽,示意对方自己手上的表,摆出来个局促的笑,“您瞧,离预告时间也不远了。我一会儿还得好好看住这个入口以免怪盗基德逃走呢。”



这是铃木家为了展示最近中标的帕拉伊巴碧玺而举办的宴会。偌大的大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身为主角的宝石在正中的展示台上闪闪发光,是极其纯正通透的湖蓝色。没人注意到角落里的小小插曲,若是没有在每个出入口把守的警力,这和任何一场上流人士的聚会也没什么差别。

是哪家的小少爷吧?西装应该是高定,举手投足也很得体,但这敏锐程度和气场可都不是这年龄该有的。黑羽眯了眯眼,难得觉得裤子口袋里引爆用的一次性手机有点硌人。


那青年笑起来,靠在门边的墙壁上面朝人来人往的宴会厅,姿态随意,倒是黑羽快斗提起了些警觉,扮出副初出茅庐小警察的拘谨来,站得规规矩矩,标准立正姿。

“你别紧张嘛,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也没告发你的打算。”他抿了口葡萄酒,话说到一半又转了调,“噢——如果说拆了你在总控室装的那三个小炸弹也算’做了什么’的话。”


黑羽挑了挑眉,斜睨他一眼,瞧见他没拿酒杯那只手上的东西。

“……我还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青年也不慌不忙,把拆解开的微型爆破器塞回口袋:我当然知道你有plan B、或许还有C?要干扰你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做不做取决于你而已。


沉默。


黑羽意识到自己可能下错了判断。这哪是什么有钱人家不谙世事的小孩,分明是柄磨得锃亮的匕首,只是握着这利刃的究竟是谁——“那边”的人?可是、目的呢?还是说......中情局与FBI之流?

“我哪边都不是哦。”

“......!”他面无表情转过头去,和青年对上视线,在对方蓝宝石色的眼睛里看见自己伪装的那张平凡无奇的脸。

“这么说也不太对吧……”他摸摸下巴,做出副思考状来,“应该说,不是你要寻仇的‘那方’。那边的消息我也稍微了解一点,比如说——snake?”

他眨眨眼。

这是筹码。


水晶吊灯在视野背景里闪着耀眼的光,眨眨眼就在眼睑落下一片绿莹莹的轮廓,空气里装饰用花与酒和各类香水的味道混合,沉默再一次在他俩之间沉淀。黑羽一瞬间在脑内过了多种可能与盘算,视线却还是直直望着青年和他相似颜色的眼眸。

确实是足够重量且诱人的砝码。


“你想做什么交易?”他咧了咧嘴,露出了怪盗标志性的笑,把眼睛藏在下压的帽檐与刘海之下。


“FBI的卧底撑不了多久了。”

是错觉吗?有一瞬间黑羽觉得他的笑容变得温和平静,然而再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捕捉不到。

不是什么难事,不需要你真正涉足我们和警方间的浑水。青年收敛了笑意,耸耸肩,“只是帮忙易容而已。代号Rye,我想办法让他脱身后会联系你。”



“成交。”



不过出于好心,我还是得提醒你——怪盗倾过身去,声音带了些不怀好意,青年疑惑,本能地后退一步,却看见对方手里细细的链子,“和怪盗交涉的时候,可要小心随身物品。比如,你挂了戒指的项链?”

指针在这时走向整点,展台正上方的吊灯在同一时刻发出爆裂的声响,两秒后伴随着女士们的尖叫所有人一同陷入黑暗,月光从巨大的落地窗倾泻而下,宛如中世纪吸血鬼伯爵所居的古堡。

“我以为自报家门是绅士最基本的礼仪。”黑暗里未经伪装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戒指和黑桃A一同落入青年掌心。



“Bianco。”他露出可以说是这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来。


而白色幻影降临于春夜的月光之下。



Re:合作愉快

-期待下次会面。

                                                                                 ——S.Bullet



再会来得出乎意料得快。


怪盗如他预告函所言在愚人节翩翩降落于四十二层酒店顶楼,预料之外的人站在边缘抬头看向他,月光很亮,他隔着那十米的距离也看得清对方平静的脸。

“你看样子很吃惊。”自称Bianco的家伙居然还笑了笑。黑羽想嘿可不是吗,看样子下次我出暗号还得再上一个难度?但在他大脑的自动运转结束之前,他还瞧见对方没藏好疲惫的眉眼。

他从楼梯间顶一跃而下。再靠近一步的时候闻见一丝血的腥气,但青年的眸子跟月光一样明亮。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下摆被风吹起,忽略掉所有不和谐的因素也和普通的高中生没什么不同。


“虽然很抱歉,”他保持着勾起的嘴角,垂下视线,似乎是做了个摊手的动作,但手依旧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但情况紧急,所以——抱歉当了回不速之客。作为交换的情报我过两天会通过安全线路发到那个邮箱的。”



“告诉Rye——啊,现在是冲矢昂了,有一个孩子,应该足够让他们动用证人保护计划。”


“名字是灰原哀。”



Re:你应该会感兴趣的情报

-有时候真是好奇你的情报来源。银色子弹会对天才少女科学家施以援手说实话也挺让我吃惊。

                                                                              ——R.Herring


Re:Re:你应该会感兴趣的情报

-怪盗1412号竟然听闻过这个外号,真是不甚荣幸。

                                                                                ——S. Bullet



老实说做这个立场不明的家伙和FBI间的线人并不是什么麻烦事,双方都同样聪明而且谨慎,他不会有太多麻烦。黑羽当然也不会在任何一位面前露出他的真实面孔,今天出现的是中年大叔,下回就可能是穿着制服的女子高中生。是极佳的隐瞒身份与行踪的方法。

何乐而不为?


“那你还真是艺高人胆大。”

茶发少女被口罩吸收了大半的声音从耳机另一边传过来,听起来模糊不清。披着易容外皮的黑羽无所谓地耸耸肩,藏身在列车两节车厢连接通道的阴影里,甚至还吹了声口哨。


“但你还是小心点……照理今天来的应该是Vermouth和Bourbon,虽然现在还没有看到Vermouth,但要是碰上了——”

冷静,小小姐。黑羽出声打断,调整了一下耳机的位置确保不会被发现,突然从玻璃窗口那看到朝这走来的熟悉的身影,顿了顿,继续开口,“那家伙之前说他会搞定——好吧,我现在知道这个‘搞定’是什么意思了。来的不是Vermouth,是Bianco。”



门打开,“宫野志保”走进明亮的灯光里。



Re:你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

-当然。

                                                                                ——S. Bullet



后来黑羽快斗总是回想起跟灰原在列车上的那次对话来,在想起那个青年的同时,以一种奇妙的联想。


那会儿他正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整理茶色的假发,玻璃上映出的是毫无瑕疵的18岁天才科学家的脸。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就等幕布拉起,舞台剧就要上演。

“虽然很冒昧,但是我可否问小小姐一个问题?”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装模作样的调调。女孩子语气里充满了嫌弃,“我追踪他们那流出的某个可疑药物在黑市的去向的时候没藏好行踪。被捉去审问了几天,他给了我那药,告诉我运气好的话能逃出去,不好就死在那。结果我逃出生天了,就这样而已。”

如你所知,APTX4869。她补充。


他怔了怔,闭了闭眼:虽然我其实想问的不是这个——

“但是,对于一个素不相识的线人来说,你是否过于坦诚了?”


“……只是对提供帮助的合作伙伴进行最低限度的‘坦诚’,仅此。”


黑羽关掉水龙头,轻轻甩了甩水,去扯旁边墙上盒子里的纸巾。顿了几秒才开口:“那你又是为什么,对‘他们’如此执着呢。”

沉默的换成了另一边。


列车驶入隧道。

就在黑羽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声音稚嫩、语调却不大像孩童的嗓音在那边响了起来:“我的父母、可能、还有我的姐姐,为他们工作。我出生的时候被托付给别人带走了,从没有见过他们哪怕一面。至少——我至少要知道如今他们是死是活。”

没有了自然光,走廊在小顶灯的微弱光芒下显得昏暗,列车的颠簸加上这不甚明亮的光线让天花板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那青年又是为何,会为那样的组织工作?

如此年轻却拥有代号,何况还有着“silver bullet”这样的称呼,绝对的危险人物,在组织当中的资历肯定不浅。却偏偏帮FBI的探员假死脱逃,还暗中流出情报——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又是怎样的交易让他甘愿冒如此风险?如果不是,又是为什么叛变?

疑问实在太多,却没有一个是他有立场开口询问的。

黑羽突兀地回想起他透亮的眼睛。



“这时候走神可不太好,小偷先生。”

“啊……我还以为我瞒得很好呢。”拉回神来,被戳穿怪盗身份的人还笑了笑,好似丝毫不意外,“可拜托小姐姐别在FBI面前说漏嘴啊,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线人而已。”


“说实话我也很吃惊,他跟红方沟通用的线人居然是怪盗1412号。”



“交易而已。”

他推开门。列车从黑暗里窜出,光洒满视野。



Re:Re:你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

-既然如此的话,告诉我你的名字如何?

ps: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原谅我仍旧要重复那时候的一套说辞,“自报家门是绅士最基本的礼仪”,代号可不算。

                                                                              ——R.Herring


Re:Re:Re:你可是欠我一个大人情

-……还真是奇怪的请求。

很遗憾的是,我并不记得我的姓氏。名字是新一,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S.Bullet



“请问——”


冲矢昂回过头,那个普通的女大学生打扮的人依旧站在原地。盛夏正午时分的阳光炙热地烘烤着一切,影子无处可寻,此刻校园餐厅附近可以说是整个东大人流量最密集的地方,人群会是最佳的掩护,谁能料到学习资料当中夹杂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示意对方说下去。


“‘新一’这个名字,您是否有印象?”



Re:爽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希望你对待女孩子的时候不会犯这种错误?

-情况有变,抱歉,这段时间我可能会断了联系。你自己也小心。

                                                                                 ——S.Bullet



就是黑羽也料不到列车之行成了近半年他们唯一的见面。



再会面是第二年的冬天。刚下过雪的地面潮湿又泥泞,黑羽循着邮件里的提示在枝叶里穿行,小心翼翼走过公园对鞋极不友好的小道,抬头瞧见一个小露台。不算太高,一共也就十来级台阶,隐没在树丛里,他拾级而上的时候回头望了望,从上面理应可以瞧见小道那一头。

好吧好吧,是适合秘密交易的地理位置。他叹口气。


Bianco转过身来,鼻尖有点红,黑色大衣显得他整个人颀长又消瘦。他点点头算是打招呼,黑羽把想埋冤对方选址的话吞回了肚里,开口说我差点就以为你被……

“被处理了?”青年替他把没说出口的句子补全,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还好吧,运气不错,只是被监视而已。”


你管这叫运气不错?黑羽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这是最后一次了。”

什么?他皱眉。晚间七时,小道上的路灯都已亮起,露台上却没有灯光。公园坐落在半山腰,从青年背后的露台望出去城市灯火如点点荧火,安静又邈远,他朝着黑羽微笑,明明只隔了短短几步,却在光影里模糊不清。

我就要失去他了。

他忽然这么想。


“马上就要结束了。”

那是微笑吗?可为什么、你看起来并不开心?

黑羽快斗怎么可能不懂这笑里的意思。一瞬间不知来由的怒气冲上头顶,下一刻又被这冬末的寒气浇灭。他意识到自己甚至没有生气的道理——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


“那你呢。”

“什么?”这下是青年疑惑不解了。他踏着薄薄的积雪走到黑羽跟前,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这么看他比黑羽还高了那么一点点,是穿了厚底的靴子?黑羽奇怪地想自己居然还能分神思考这些。

“那你、要怎么活下去?”

黑羽完全可以断定了这家伙是从监视下溜走的。能让他冒这么大风险的情报的分量也毋庸置疑,在这敏感时期若是被监视者发现失踪,这叛变的罪名就会板上钉钉——不,或许已经——


“这就不是你要关心的事了。”他冷下脸来。

是、是。当然不关我的事。怪盗几乎就要笑出声,“那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别人?比如说——父母?”


青年忽然明白过来这人话里的意思。


“不记得了之类,都是谎话吧,Bianco先生。”

“或者说、我应该叫你,工藤新一。”


他动作一滞,顿了顿,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语气里却是带着愠怒的意味:“怎么,怪盗还有空干起了侦探的活?黑羽快斗。”连名带姓的还击,确实是生气了。

“我只是觉得时隔十年,去通知一对父母他们失踪已久孩子的死讯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你去找他们了?!”

“暂时没有。我只是希望之后也不会由我去找。”



这座城市又开始下雪。细小的雪花安静地飘下来,在衣服上就化得不见踪影。黑色真不合适啊,几乎就要把工藤融化在这黑暗里了,黑羽想。

“好吧,你怎么知道的?”工藤仿佛一下子泄了气,揉着太阳穴,黑羽第一次见到如此——拥有如此表情与肢体语言的银色子弹。


“......你的项链,那个戒指,里圈刻的是K.S.。”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这个名字吧。他咽了口口水,依旧觉得喉咙发痒,嘟囔了句别小看怪盗了啊,“你告诉过我名字,新一,对应S,那么K就该是姓了。”


“就这样?我想我的名字还没到如此特殊的地步?这组合可能性可有千千万万。”


“呃......嗯,我想你应该知道FBI可是招安过不少天才黑客......”

工藤毫不留情翻了个白眼。


“咳,总之,你和我年龄相当,上下不会超过两岁,据那位卧底先生所说你八岁就被带进组织,所以查的是全国范围内九至十一年前未结的儿童失踪、绑架或者诱拐案,交叉检索名字‘新一’,列出所有以K打头的姓氏,大概有四十来条吧。”

“而组织不会无缘无故关注一个八岁孩子。即使他再聪明,再显示出超过同龄孩子的智慧,那边也没道理会分来半分注意。”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孩子的父母身份不一般。科学家、公安、高层、名人——”


于是我找到了你。



他没能把话说完。工藤毫无预兆向前跨了步,黑羽不明所以,下意识想要后退,却被对方揽住腰,尔后姿势变成一个亲昵的拥抱,远处看宛如一对情侣。他几乎是用气音在黑羽耳边说话:不要动!

黑羽突然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现在,听我说,”工藤把脸搁在他肩膀上,语速飞快,一只手攀在背上没动,右手伸回来拉住他衣襟,那旁边有个内侧口袋,塞进去的是个小巧的u盘,“他们计划要和另一边联手——你一直在追查的那一边。所以,这份情报也同时是给你的报酬了,接下来怎么做就全在你自己。我说走的时候你立马走,钻进小树林几乎就安全了,毕竟逃脱你最擅长了吧?”

黑羽感觉到温热的鼻息和跳动的心脏,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工藤也没有给他答话的机会。


青年笑起来,这是第二次黑羽看见他露出这般发自内心的笑:“真不好意思,是我没把尾巴甩干净。现在——跑!”


工藤推了他一把。

他跨下台阶。




金发的女人踏着高跟款款从小道走来,抱臂安静地抬头看他。工藤毫不畏惧地回望过去,Vermouth勾起嘴角。

“啊啦,交了男朋友也不和我说一声,真见外啊。”

死亡宣判。



收件箱

最新

S.Bullet:帕拉伊巴碧玺。

                                                                                      2月14日



帕拉伊巴碧玺。最初见面的时候怪盗的目标,从第一次合作开始就约定好的暗号。

「暴露。请保重。」




“我想做个交易。”

黑羽的脸隐没在兜帽落下的阴影里,路灯的光给他边缘打上白色的轮廓,朱蒂的手已经摸上了后腰的枪,她从来没有对这位身份不明的“信使”给予过超过百分之三十的信任,与此同时在脑中快速地思考起目前的形势来。是Bianco的意思?还是线人的自作主张?如果是后者——

赤井往前跨了步。

“说来听听。”他摘下叼着的烟。


“嘛,照理说我和他的交易已经完成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忙跑腿,于情于理还是该好好把东西交到你们手上。”青年举起左手,手心向着两位探员,食指上挂着的钥匙圈连着银白色的u盘,“但如您所知,我毕竟也是国际通缉犯,可不是什么好人呀。”


“你想要什么?”



“救他。”

青年不知从哪摸出来顶白色礼帽,烟雾弹在深夜的小广场上炸响。怪盗于此时此刻现身于东京。

“什、?!——”朱蒂刚想要上前,被赤井拦住,挡住了一半视线。


“请、救救他。”

怪盗摘下礼帽置于胸前,弯下腰去行礼。



“交易成立。”



……于27日早4时发生的连环爆炸已确认与警方追捕多时的跨国犯罪组织有关,FBI、CIA和ICPO将于今天晚些时候发表联合声明。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公安将先于三十分钟后召开新闻发布会。本台将持续报道。据悉……




8月,东都,东京塔。

“有没有很期待接下来的校园生活?”


与他一般大的少女笑得多少有点幸灾乐祸,放松地背靠在半人高的栏杆上,背对着底下涌动的人群。他们正处在一栋四层小楼的楼顶天台,和东京塔相隔不远,清晨时分,太阳尚未完全升起,青色的天幕挂着将落未落的星与月,有这个时刻特有的清新潮湿的味道。

“要不要学姐给你点帮助?”


“饶了我吧。”趴在栏杆上的青年晃了晃没剩多少咖啡的铝罐,打个哈欠直起身子换了个跟同伴一样的姿势抬头看天,决定不去理睬天才博士生的揶揄,“……不过,还真是嚣张啊。这可是半夜,居然还有这么多粉丝给他捧场。”


你自己不也来了,害得我也得陪你来。宫野斜眼。


算是给同伴的最起码尊重?说完自己也笑了,“好歹,也是谢幕——”

人群开始倒数。

“十——”


工藤忽然想起来一年前的愚人节,那是他第一次真正“看见”怪盗基德。3月的宴会里他只瞧见了那张如今已毫无印象的伪装面孔,之后一切又都陷入黑暗,他达成目的从那个出口提早退场,没有欣赏新晋合作伙伴的表演。

“三——”

日与月交替之时,太阳开始露出它的面庞,金色融进青黑的天空里。


在这片寂静的夜色之下,他就这样静静地降落在我面前,他的眼神就好像看透了一切,露出了无所畏惧的笑容。一袭斗篷、一顶礼帽,不带一丝多余的动作,他的脸在单片眼镜跟逆光之下虽然看不清,不过却出奇的年轻,有三十几、二十几或者更年轻?


“一——”


“你想好新的名字了吗?”

人群在欢呼。尖叫与呐喊混杂。


“什么?”他手撑着栏杆看出去,颇有些心不在焉。然后才反应过来女孩子在说什么,“啊啊,是啊,工藤新一已经死了。”

“喊我江户川吧。”青年朝宫野笑了笑,又转了回去。少女也扭头看向他视线的同一方向,东京的地标性建筑之一披上了暖色的朝阳,玻璃闪着光,月下魔术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踩着将退的月光与初生的日光而来,不可思议又美丽。




“江户川柯南。”

白日即将到来。




fin.



评论(3)
热度(97)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